订阅本站

从《nature》的年度总结说起

andyyelu 发表于 2012-12-26 分类 学术 | 发表评论

擦,本来话很多的,之前写完保存后居然半个字也没有,你妹的wordpress。

      需要补强自己的英语和学术水平,即使已经离开学校,逐渐远离学术,还是不愿放弃自己10几年心中构筑的人生啊。想看科学资讯,了解最新的研究进展,看看有什么最新的有趣的研究成果或者突破产生。虽然可以直接看文献,但如今文献多如牛毛,而且容易限制在自己具体狭小的研究领域甚至研究方向上。
      首先当然想直接看中文介绍推荐,但这类科学类网站少得可以。科学网还勉强,但主要是博客上比较好,可以了解现在部分中国研究者们都在想什么,尽管有太多是在批评着学术不端,琢磨着师生关系,苦恼着基金项目,避免不了人情事理。而科学网上的新闻也难以满足要求,大多只是翻译外文网站的新闻,没有多少自己的想法和特色——尽管这样已经很不错了。果壳网也还可以。在不断卖萌中,在极客式的自满中,拉近科学与普通大众的距离——可惜我想更专业更深入的知识。
无奈,只好去啃英文网站了。到底到哪里可以看到好的科学资讯,目前还没找到好地方,现在大的科学网站转转看。

到了年底就会有各种年终总结,Nature最新一期也回顾了2012年在它心目中的科学大事。本着有槽必吐的原则,这里就这些来吐个稀巴烂。原文链接

      1. 希格斯粒子——果然提到今年学术方面,这玩意一定会上榜。之前网上还讨论过会不会马上得诺贝尔奖,不过就诺贝尔奖那尿性,一般还是先把老头子们都肯定一把再轮到年轻的小伙子们——虽然希格斯老爷子也不小了。还有就是这奖要怎么发也是个大问题,是给代表性几个人,还是全体在LHC底下好好工作的科学家们,毕竟LHC发现希格斯粒子不是具体一个人的功劳,那时成片“基层工作者”努力的结果——一篇论文的署名作者有2392个之多。好难办啊,又不是易引起争议的“和平奖”,颁给集体是要创新例啊。

同时,就科学家的严谨态度与新闻媒体的胡乱报道,实在让人不爽。科学家发布结果是讲有多大的可能性是希格斯粒子,体现科学的严谨;而新闻媒体整体各种捕风捉影,标题党、神逻辑地误导别人。对于连增塑剂=塑化剂都搞不明白的新闻媒体,整体只会喊着“塑化剂”“塑化剂”,也难怪让人越来越不想看中文新闻了。

2. 桑迪飓风、环境、纽约——虽然Nature是英国的杂志,但老美被水淹了这种大事当然要重点报道。预测自然灾害对城市的影响的确很重要,只希望这些预测能帮助贫困地区的人民,而且领导者要相信。想想科幻大片中灾难总是科学家先发现后总统报告,然后才有那些英雄式的拯救,或者各种阴谋论的温床。

3. 好奇号登陆火星——宇宙是男人的浪漫。好奇号,好孩子,以后希望人类记得带你和勇气号他们回家。

4. 追踪肿瘤干细胞——插,生理医学大队来了。

5. 能够证伪才是科学的特性,可惜波普尔的理论已经被人吐槽过时了。

6.华大基因——华大基因可是华工吹嘘自己学生碉堡经久不衰的好素材。对于华大基因,很遗憾感觉它的工作没多大的创新点,机械式地劳作而已,随便换一个人,有设备,不用什么学术水平也能搞出来的东东——果然先进设备易出好结果啊,LHC也是大笔钱投下去才得到的,当然区别在于后者设计新仪器,前者花钱买仪器而已。

7. 歧视女性——这不是学术界的专利,而应该说学术界也那免落俗。想想公司今年招人,听领导讨论时指明不要女的。化工产业,女的怕累怕脏,干不了体力活——这是歧视吗?

8. 抵制爱思维尔——对于学术论文太贵了,离开学校更加体验到这一点。这前就吐槽过这一点,不知未来会不会改善。

9. 判刑——这年头有些人各种造假没事,有些人就是躺着也中枪。

10. 人为改造H5N1——丰富了阴谋论,为生化危机题材创造新的例子。

其实我最想吐槽的是化学何在?科学资讯要么被天文学和量子力学充斥,要么就是在基因、神经、疾病等方面转来转去,而化学几乎没有露脸的机会。想想今年诺贝尔化学奖有颁给生理医学方向,让人不免还以传统化学已经落魄到二流的地步了。

最近有时在想,到底化学是什么?在基础研究上化学已经快成为物理量子力学的附庸,而应用上又被生物方向爆出翔来。到底化学的本质是什么,真希望能找到答案。真希望能看到化学方向能够出现让人耳目一新,感叹不已的成果了,而不是总在化工应用方面搞为创新,或者在纳米方面忽悠别人忽悠自己

普通毕业生眼中的诺贝尔奖

andyyelu 发表于 2012-10-28 分类 学术 | 3条评论

诺贝尔奖结果揭晓已经过两个多星期,该鸡血的也已经鸡血过了,普通人还是过回那与诺贝尔奖无关的日子,可能已经忘了诺贝尔奖这点事。当然,咱没事就该怀念怀念这每年难得的机会,反思这一迷茫的人生。

以下是对今年诺贝尔奖的个人吐槽,非专业人士,有学术上和逻辑上的错误,谁看到请指出——虽然应该没人看到的。

1) 生理或医学奖

    获奖者:英国的约翰·戈登(John B. Gurdon)和日本的山中伸弥(Shinya Yamanaka)

    获奖理由:“发现成熟细胞可被重编程变为多能性”——原文:”for the discovery that mature cells can be reprogrammed to become pluripotent”

    个人印象

    山中伸弥

 几年前在《环球科学》上就看过IPS文章的介绍,所以对山中伸弥印象深刻。诱导体细胞转化为多功能干细胞,获得部分像胚胎干细胞那样的再生性和分裂性,的确相当有意思。记得前不久美国政府减少对人体干细胞类研究的支持,不同意以人体胚胎干细胞的相关研究,搞得科学界貌似哀嚎片野。不过,对于诱导多功能干细胞,由于不用和人体胚胎扯上关系,避免踏上伦理这一禁忌之门,相对安全多了。的确是很伟大的研究。

扯到山中伸弥,就不得不说到他的国籍——日本。近来中日关系因钓鱼岛领土问题闹得相当大。不谈经济上的影响,在文化交流方面,与日本相关的书籍的出版的确斩杀了。政治上的问题很难几句话说得清,但是在不希望政治上的问题影响到文化的交流——可惜这是必然的现象,突然觉得08年奥运会时中国不希望把政治问题和体育活动扯上关系真的是骗人的。

不管中国和日本的问题闹得多大,不可否认的是日本的确有很多东西值得我们学习。不谈经营管理或国民教育,就在科学研究方面的确是领先中国一大截。

这里不谈日本在基础研究的投入和中国整体学术环境,这些都是很关键的方面,但真的不是一时半会可以解决的,只能我们慢慢地努力——改变可参考一下博文“日本科学和科学政策“。在阅读了饶毅先生的博文“我们可以向日本学习什么?”,日本的确在认真方面很值得我们学习。想想化学反应中有多少以日本人命名的经典反应,这都是日本人十年如一日在一类反应上认真专研的成果。想我们这样三心二意,哪里火了就往哪里凑热闹,在一个方向上点到为止,无法在问题上做到精做到顶点,半吊子地混项目混基金,哪可能获得什么好结果呢!

像我们不够聪明的人,即使认真努力,想要做出诺贝尔奖级别的研究可能性很低。但如果整个中国研究环境都是在这种认真努力的气氛下,大的基数下也会产生诺贝尔奖的成果来。

感叹一下——“犹太人有创意;英国人很聪明;德国人很深刻;美国人有闯劲;日本人很认真。”

    约翰·戈登(John B. Gurdon)

成熟细胞的细胞核并未丧失发育成为功能完全的生物体的能力。而他在1962年的经典青蛙实验中所使用的体细胞核移植技术通常被称为克隆技术,并由其他科学家在后来成功培育出多利羊。

这位老前辈就没有上面的山中伸弥那样有存在感了,特别是像我这种不是生物专业的。想获得诺贝尔奖,除了要做出相当出类拔萃的科学成就外,一般还要有个好身体,以便你能挨到获奖的那一天。像上面的的山中伸弥是比较年轻的了,而像前两年石墨烯的获得者就更加年轻了。不过,这部分属于极个别的特列。一般来说,科学成就需要时间来考验其价值,同时又需要兼顾前人的成就,所以就出现了每年的诺贝尔奖获得者都是糟老头的现象——冒犯了!但看看他们做出那些成就的时间,都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看来,30到50岁之间是科学家的黄金时期,这段时间一定要努力啊,不然老了之后,除了是个糟老头外,别想拿拿奖啊。

2)物理奖

    获奖者法国的塞尔日·阿罗什(Serge Haroche)和 美国的大卫·维因兰德(David Wineland)

    获奖理由:发现测量和操控单个量子系统的突破性实验方法。 ——原文“for ground-breaking experimental methods that enable measuring and manipulation of individual quantum systems”

    个人印象:

量子力学,这一晦涩难懂的学科。记得大一时曾经想要自学量子力学,觉得应该很有意思。可惜我最后还是放弃了。实在是无法理解——满页复杂而无法理解的公式,繁琐而莫名其妙的推理演绎,然后就神奇地得出相当了不起的结论出来。不懂还是不懂,数学太难了,无法和实际结合在一起——看来我只能搞合成化学了。

得奖的两位都是量子光学的奠基人物,而且都是了不起的实验家。说起量子力学,让人想起的是波尔、爱因斯坦、薛定谔等神奇的理论世界。对于量子力学,测不准原理导致在我的印象中对于单个量子是无法准确测量的,因为一旦用其它方法去测量某个量子,在得到它某一方面的性质时,干涉因素必定会导致这一性质的变化。所以越是想要测得某一方面的性质,另一方面的性质就会偏离的更远,测试得更不准——在这模糊的印象概念下,似乎应该无法测量单个量子的特性,而只能得到量子整体宏观的集体性质而已。

好了,无能啊。虽然看了简单的实验介绍,但实在是无法理解为什么将单个光子束缚起来,就可以测试到光子的性质,而不受“测不准原理”影响呢?实在看不懂,希望有专业人士简单地解释一下。

3)化学奖

    获奖者罗伯特·莱夫科维茨(Robert J. Lefkowitz)和布莱恩·克比尔卡(Brian K. Kobilka)

    获奖理由:G蛋白偶联受体研究——for studies of G-protein–coupled receptors

    个人影响:

G蛋白偶联受体?医学教授?我没看错成生理或医学奖吧?是谁走错片场了啊。貌似18年前G蛋白的研究才得了生理医学奖,后辈也没给前辈丢脸,得奖得到其它人的地盘里去了,壮哉壮哉。

诺贝尔委员会近来时不时就喜欢抽一下风,总是把生理医学奖搬到化学奖家去。所谓生物化学乃研究大头,让人感觉纯化学早就没了立足,甚至对什么是化学产生怀疑了。当化学的基础逐渐被纯物理所解释,而应用又被强大的生物化学所侵占,让人思考到底化学还有什么特别了不起的呢?难道我们只能在化工合成上打打下手,继续合成那点化工产品了吗?

4)文学奖

    莫言——中国

    获奖理由:他利用魔幻现实主义将民间故事、历史及当代融合为一体

    个人影响:

对于普通老百姓而言,如果和科学扯不上关系,上面那三个奖估计连个屁都不想了解。可是今年的诺贝尔奖却格外红火。这多亏了国际博彩集团炒热文学奖的得主,将中国的作家“莫言”的赔率推向最高点。现在看来,博彩机构实在很有眼光啊,莫言的确获得了中国第一个可以很光荣的拿出手的诺贝尔奖得主了。

对于学术界,每年在诺贝尔奖开奖时期就会有一阵阵痛期,不断反思中国科研与教育界的各种弊端。从制度到文化传统,从集体到个人,无不被贬到一无是处。无奈啊!而对于文学奖,则是不一样的情况了。

就中国目前的情况,莫言得奖实在是值得庆祝的事情——当然这完全是个人问题。很反感官方动不动就把得奖夸大到中华文化的这一高度上去,也很反感网上有些人不批评一下政府,批评一下制度,批评一下莫言没有像圣人那样把中国社会的问题全部解决掉。不过,很欣慰的是普遍的媒体和大众还是能从理性的角度看待得奖问题——该解决的问题还是得解决的,慢慢来。

莫言得奖,最火的估计就是出版业了,各大网上书店全面缺货啊。虽然有些人会讽刺那些跟风买书的人,不过个人还是觉得这是个不出的阅读导向的。毕竟,在这个时代,让人好好看书的氛围正在不断消亡中,有时大大鸡血也不错啊。

5) 和平奖

    欧盟

    获奖理由:for over six decades contributed to the advancement of peace and reconciliation, democracy and human rights in Europe

    个人影响:

欧盟快分崩离析了吗?

相较于三大科学奖和文学奖,和平奖可以说是争议最大的了。由于无法提出规范化的得奖标准,也许和平奖可以看成是被北欧价值观的输出吧。从达赖喇嘛到奥巴马,再到10年的刘晓波,就和平奖这问题可以牵涉出太多太多的问题出来了,还是不想在这问题上纠结着。看看百度百科和维基百科,一个把10年的获得者除掉,另一个这把10年的获得者特别提出,这不是找碴吗?

完!别和我提什么经济学奖。经济学从来就不是一门科学,跟别说它根本就不是诺贝尔奖的范畴。这个”纪念阿尔弗雷德·诺贝尔瑞典银行经济学奖“还是别拿出来溜好了,丢光诺贝尔的脸。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