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本站

普通毕业生眼中的诺贝尔奖

andyyelu 发表于 2012-10-28 分类 学术 | 3条评论

诺贝尔奖结果揭晓已经过两个多星期,该鸡血的也已经鸡血过了,普通人还是过回那与诺贝尔奖无关的日子,可能已经忘了诺贝尔奖这点事。当然,咱没事就该怀念怀念这每年难得的机会,反思这一迷茫的人生。

以下是对今年诺贝尔奖的个人吐槽,非专业人士,有学术上和逻辑上的错误,谁看到请指出——虽然应该没人看到的。

1) 生理或医学奖

    获奖者:英国的约翰·戈登(John B. Gurdon)和日本的山中伸弥(Shinya Yamanaka)

    获奖理由:“发现成熟细胞可被重编程变为多能性”——原文:”for the discovery that mature cells can be reprogrammed to become pluripotent”

    个人印象

    山中伸弥

 几年前在《环球科学》上就看过IPS文章的介绍,所以对山中伸弥印象深刻。诱导体细胞转化为多功能干细胞,获得部分像胚胎干细胞那样的再生性和分裂性,的确相当有意思。记得前不久美国政府减少对人体干细胞类研究的支持,不同意以人体胚胎干细胞的相关研究,搞得科学界貌似哀嚎片野。不过,对于诱导多功能干细胞,由于不用和人体胚胎扯上关系,避免踏上伦理这一禁忌之门,相对安全多了。的确是很伟大的研究。

扯到山中伸弥,就不得不说到他的国籍——日本。近来中日关系因钓鱼岛领土问题闹得相当大。不谈经济上的影响,在文化交流方面,与日本相关的书籍的出版的确斩杀了。政治上的问题很难几句话说得清,但是在不希望政治上的问题影响到文化的交流——可惜这是必然的现象,突然觉得08年奥运会时中国不希望把政治问题和体育活动扯上关系真的是骗人的。

不管中国和日本的问题闹得多大,不可否认的是日本的确有很多东西值得我们学习。不谈经营管理或国民教育,就在科学研究方面的确是领先中国一大截。

这里不谈日本在基础研究的投入和中国整体学术环境,这些都是很关键的方面,但真的不是一时半会可以解决的,只能我们慢慢地努力——改变可参考一下博文“日本科学和科学政策“。在阅读了饶毅先生的博文“我们可以向日本学习什么?”,日本的确在认真方面很值得我们学习。想想化学反应中有多少以日本人命名的经典反应,这都是日本人十年如一日在一类反应上认真专研的成果。想我们这样三心二意,哪里火了就往哪里凑热闹,在一个方向上点到为止,无法在问题上做到精做到顶点,半吊子地混项目混基金,哪可能获得什么好结果呢!

像我们不够聪明的人,即使认真努力,想要做出诺贝尔奖级别的研究可能性很低。但如果整个中国研究环境都是在这种认真努力的气氛下,大的基数下也会产生诺贝尔奖的成果来。

感叹一下——“犹太人有创意;英国人很聪明;德国人很深刻;美国人有闯劲;日本人很认真。”

    约翰·戈登(John B. Gurdon)

成熟细胞的细胞核并未丧失发育成为功能完全的生物体的能力。而他在1962年的经典青蛙实验中所使用的体细胞核移植技术通常被称为克隆技术,并由其他科学家在后来成功培育出多利羊。

这位老前辈就没有上面的山中伸弥那样有存在感了,特别是像我这种不是生物专业的。想获得诺贝尔奖,除了要做出相当出类拔萃的科学成就外,一般还要有个好身体,以便你能挨到获奖的那一天。像上面的的山中伸弥是比较年轻的了,而像前两年石墨烯的获得者就更加年轻了。不过,这部分属于极个别的特列。一般来说,科学成就需要时间来考验其价值,同时又需要兼顾前人的成就,所以就出现了每年的诺贝尔奖获得者都是糟老头的现象——冒犯了!但看看他们做出那些成就的时间,都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看来,30到50岁之间是科学家的黄金时期,这段时间一定要努力啊,不然老了之后,除了是个糟老头外,别想拿拿奖啊。

2)物理奖

    获奖者法国的塞尔日·阿罗什(Serge Haroche)和 美国的大卫·维因兰德(David Wineland)

    获奖理由:发现测量和操控单个量子系统的突破性实验方法。 ——原文“for ground-breaking experimental methods that enable measuring and manipulation of individual quantum systems”

    个人印象:

量子力学,这一晦涩难懂的学科。记得大一时曾经想要自学量子力学,觉得应该很有意思。可惜我最后还是放弃了。实在是无法理解——满页复杂而无法理解的公式,繁琐而莫名其妙的推理演绎,然后就神奇地得出相当了不起的结论出来。不懂还是不懂,数学太难了,无法和实际结合在一起——看来我只能搞合成化学了。

得奖的两位都是量子光学的奠基人物,而且都是了不起的实验家。说起量子力学,让人想起的是波尔、爱因斯坦、薛定谔等神奇的理论世界。对于量子力学,测不准原理导致在我的印象中对于单个量子是无法准确测量的,因为一旦用其它方法去测量某个量子,在得到它某一方面的性质时,干涉因素必定会导致这一性质的变化。所以越是想要测得某一方面的性质,另一方面的性质就会偏离的更远,测试得更不准——在这模糊的印象概念下,似乎应该无法测量单个量子的特性,而只能得到量子整体宏观的集体性质而已。

好了,无能啊。虽然看了简单的实验介绍,但实在是无法理解为什么将单个光子束缚起来,就可以测试到光子的性质,而不受“测不准原理”影响呢?实在看不懂,希望有专业人士简单地解释一下。

3)化学奖

    获奖者罗伯特·莱夫科维茨(Robert J. Lefkowitz)和布莱恩·克比尔卡(Brian K. Kobilka)

    获奖理由:G蛋白偶联受体研究——for studies of G-protein–coupled receptors

    个人影响:

G蛋白偶联受体?医学教授?我没看错成生理或医学奖吧?是谁走错片场了啊。貌似18年前G蛋白的研究才得了生理医学奖,后辈也没给前辈丢脸,得奖得到其它人的地盘里去了,壮哉壮哉。

诺贝尔委员会近来时不时就喜欢抽一下风,总是把生理医学奖搬到化学奖家去。所谓生物化学乃研究大头,让人感觉纯化学早就没了立足,甚至对什么是化学产生怀疑了。当化学的基础逐渐被纯物理所解释,而应用又被强大的生物化学所侵占,让人思考到底化学还有什么特别了不起的呢?难道我们只能在化工合成上打打下手,继续合成那点化工产品了吗?

4)文学奖

    莫言——中国

    获奖理由:他利用魔幻现实主义将民间故事、历史及当代融合为一体

    个人影响:

对于普通老百姓而言,如果和科学扯不上关系,上面那三个奖估计连个屁都不想了解。可是今年的诺贝尔奖却格外红火。这多亏了国际博彩集团炒热文学奖的得主,将中国的作家“莫言”的赔率推向最高点。现在看来,博彩机构实在很有眼光啊,莫言的确获得了中国第一个可以很光荣的拿出手的诺贝尔奖得主了。

对于学术界,每年在诺贝尔奖开奖时期就会有一阵阵痛期,不断反思中国科研与教育界的各种弊端。从制度到文化传统,从集体到个人,无不被贬到一无是处。无奈啊!而对于文学奖,则是不一样的情况了。

就中国目前的情况,莫言得奖实在是值得庆祝的事情——当然这完全是个人问题。很反感官方动不动就把得奖夸大到中华文化的这一高度上去,也很反感网上有些人不批评一下政府,批评一下制度,批评一下莫言没有像圣人那样把中国社会的问题全部解决掉。不过,很欣慰的是普遍的媒体和大众还是能从理性的角度看待得奖问题——该解决的问题还是得解决的,慢慢来。

莫言得奖,最火的估计就是出版业了,各大网上书店全面缺货啊。虽然有些人会讽刺那些跟风买书的人,不过个人还是觉得这是个不出的阅读导向的。毕竟,在这个时代,让人好好看书的氛围正在不断消亡中,有时大大鸡血也不错啊。

5) 和平奖

    欧盟

    获奖理由:for over six decades contributed to the advancement of peace and reconciliation, democracy and human rights in Europe

    个人影响:

欧盟快分崩离析了吗?

相较于三大科学奖和文学奖,和平奖可以说是争议最大的了。由于无法提出规范化的得奖标准,也许和平奖可以看成是被北欧价值观的输出吧。从达赖喇嘛到奥巴马,再到10年的刘晓波,就和平奖这问题可以牵涉出太多太多的问题出来了,还是不想在这问题上纠结着。看看百度百科和维基百科,一个把10年的获得者除掉,另一个这把10年的获得者特别提出,这不是找碴吗?

完!别和我提什么经济学奖。经济学从来就不是一门科学,跟别说它根本就不是诺贝尔奖的范畴。这个”纪念阿尔弗雷德·诺贝尔瑞典银行经济学奖“还是别拿出来溜好了,丢光诺贝尔的脸。

中国人喜欢喝酒,尤其是那些频繁在人情社会里跑的人。不管是谈生意、还是朋友聚会,甚至是官员搞各种权钱交易,该过程都必须喝酒,而已一般喝得越多,这事情越好办。

一直无法理解为什么酒那么受欢迎。纯粹作为一种饮品,酒实在是不怎么好喝。虽然咱喝的是那种最一般的啤酒,但就算是好一点的红酒什么的,也看不出有什么好喝的。那些装模作样地“品”这成千上万的“美酒”的人,到底有几分是真的在喝酒呢,而不是只是在装高贵优雅,好混入西方那种贵族似的上层社会。一位经常在各种同学聚合喝酒的同学有时会抱怨酒的索然无味,但他还是必须喝,且必须以喝得多为荣。但对于他来说,酒根本不好喝,不爱喝,但同学来了,除了喝酒,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好做的。

酒终究是一种文化产品,而文化产品被消费时,就会被附上各种标签名目。酒在各种聚合活动上一般都是气氛的调节剂,或者是催化剂。朋友聚合,就一定要喝着小酒才有气氛;像婚宴这样的宴席,不把新郎官这样的主角灌醉就没有气氛了;谈各种生意,也就必须在餐桌上,喝着餐厅里最贵的酒,喝的量会正比于你能做成的生意量;而官场更是酒类的消费大户,所以像茅台这种酒本来就都是官场专用的,价格多高无所谓,甚至越高才能体现你的官位,只是民间跟风官场,茅台这货才产销起来的。

酒为什么能调起气氛呢?真的只是酒精入肚,麻醉了神经,人们就可以昏昏沉沉的谈事情了吗?无法考究到底这样的酒文化从何而来,什么时候产生的。但酒早就脱离其本质,完全成为一种文化产品。酒根本就没那么大的功效,完全只是文化使然。人们的脑海中早已形成了对于酒的概念——聚合宴席就必须喝酒。对于没有这样思维定势的人,根本无法理解酒的内涵所在,所以西方人不会像中国人这样在酒中融入这么深的人情文化,也就无法了解聚合中那些烂醉的人了。甚至换成水,只要人们的思维定势由酒换成水,也许事情没有多大的变化。

我不喜欢喝酒,因为酒一点都不好喝,而且我也不喜欢中国这类面子人情的文化。所以每次同学聚合喝酒我都不怎么喝,就连去年哥哥的婚宴上,看着几乎所有人都去敬酒灌着那貌似身体有所不适的老哥,我照样淡定的不鸟那些,吃着自己的底东西。个人真的不是很合群,因为个人实在不喜欢中国这种面子人情的文化,所以我才会选择少与这种人情文化打交道的学术之路,可惜这条路越来越偏离我当初的想法。

看多了烂醉后发酒疯的同学,厌烦了聚合宴席上灌酒习俗,见多了官场在酒池中贪污腐败的新闻,个人很不喜欢这种文化,甚至很讨厌它。实在不想成为这种文化的一员。选择科学,希望能远离这种文化,希望而已。

万恶的校园网

andyyelu 发表于 2012-2-13 分类 吐槽 | 1条评论

告别过年家里2M的网速,回到学校开始努力学习——当然上网看博文新闻、查找资料是必须的。可是,打开网站时,杯具产生了。


校园网还是抽风了。MGLB,我上的只是一般外网而已,又不是什么和谐的“非死不可”或者“推特”什么的,为什么所有外网都杯具了。就连我自己这建在香港主机的小博客居然也无法连接了。天啊,你还让人活吗?我每天都看“人民日报”和“新闻联播”好了吧,我努力“先进的马克思主义”好了吧,就让我自由地上个网而已,用不用这样!

墙中之墙

在我们伟大的天朝的网络里,相信大家都理解那伟大的防火长城(GFW)Facebook什么的都不提了,连随便在google上搜索一下东西,经常奇怪的就被重置了。天啊,我不知有多少次查题目,无缘无故就被重置了,仔细检查原来是因为里面有着“温度”而已。总理啊你辛苦了,我在网上看不到你啊。 查看全文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