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本站

(被迫)进行学术文献翻译

andyyelu 发表于 2016-10-31 分类 学术 | 发表评论

上头老大认为我们平时看太少文献,跟不上时代的步伐,不利于我们设计实验,开发新产品,于是要求我们翻译专业文献。要翻译的对象是一本专业书籍,主要讲的就是我们研发了几年的产品。对于翻译,老大认为这既可以提高我们的翻译能力,也能够增强我们对研究对象的了解,最终翻译完后集合成册也便于以后研发时有问题阅读查找。老大分配的任务,是不得不做的,没有商量的余地,反驳他也听不进去。于是乎,翻译工作开始了。

首先关于这本书

全书300多页,不过出于保密的原因,具体内容这里不能细讲——商业化保密有时候真的也挺闭门造车的。其主要内容首先是历史回顾:先讲最初类似产品,之后是概念的提出,然后是各种竞争产品的出现,到最后才是目前产品的出现和发展。后面无外乎就是具体产品的发明、合成方法、应用和相关衍生。

就具体而言,这本书的确是该产品这一领域内目前最好的技术书籍了。这本书是2011年出版的,作者们也是发明这一产品的专家,是这一领域最了解这一产品的一群人了。在我12年刚接触这一领域是,也阅读参考过这一本书,的确收益匪浅。所以,就结果而言,这本书的确有翻译的必要。

关于翻译本身

如前面提到的,12年开始接触这一领域以来,我也和这一领域相关知识打了4年多的叫道了。所以就内容而言,其实不算太难。至少不会大多数内容都能够在不借助翻译软件的前提下读懂。

然而,能够读懂和要翻译好是两码事。越是翻译,我就越加了解到我之前知识结构的脆弱性、英语能力和语言组织能力真的实在是太差了。 查看全文

国内的学术欺诈问题时常给人诟病。抄袭、剽窃、篡改数据、造假,这些学术问题现在几乎三天两头就可以新的例子产生。然而,我们仍然了乐观地认为这是中国制度的问题,中国文化的问题。科学在我们心目中仍然是神圣的存在。真正的科学家是不食人间烟火的,整天都呆在实验室里,为了解开学术问题,发现真理而努力思考着,哪会学术欺诈呢!那些学术欺诈的都是道德有问题的卑鄙小人,都是以钱财为目的的逐利者,是披着科学家的外皮的奸诈商人。像是真正搞学术研究的欧美国家,学术欺诈基本不会产生。学术界不同于政界和商界,它有着完备的自我纠查机制,它是自治自律的自我管理体系,像是同行评议和稿件审查这些举措确保这学术界洁身自好的运行着。

然而,学术界中的欺诈可能比我们所知道的还要严重,不管是在中国还是在欧美国家。这不能完全归咎于社会体制的问题,也不是传统文化所能解释的,更不应仅仅追究于个人道德。欺诈,就同商界一样,学术界也难以避免。

霍勒斯·弗里兰·贾德森的《大背叛——科学中的欺诈》详细地向我们讲解科学欺诈的一切。这本书共有九章,目前我刚看到第四章。然而,每一章的内容都给我很大的感触。

“背叛”,是对科学精神和理念的背离。我们固有的观点是科学是神圣的,不容许欺诈的产生。不同于商界,科学是建构在前人的基础上的,我们的研究和论文是基于前人的研究成果而开展的。如果这些研究是伪造的,数据是篡改的,论文的抄袭的,那后人的研究将走向错误的道路。于是,学术界对于欺诈现象应该零容忍。然而,现实却是建筑科学的大厦的人们有时常常是在建造空中楼阁,我们的脚下的楼层是那么的不稳定,甚至是薄纸一张而已。 查看全文

下午公司有元宵节猜灯谜活动。走到食堂,参加活动的人们围着灯谜玩乐着。当然,在这数字化的时代,猜灯谜早就不是以前那样费脑子的事情了。除了部分人认真地围着灯谜思考外,不少同事都取下灯谜,手机努力地搜索着。不一会儿,相信搜索引擎已经帮他们找到答案了,果断兑奖去。事实就是现在没几个人真的靠自己思考破解灯谜,应用互联网搜索一下,很快就可以找到答案,何必费脑子思考呢。问答类节目早就没有市场了。

网络的普及,特别是移动互联网的流行,让人越来越依赖互联网。基本上现在有什么问题,不是问朋友或者师长,搜索引擎检索一下,网上就可以找到答案。“外事问谷歌,内事问百度”,普通问题都可以轻松解决。想当初大学做作业时,基本上也是网上搜索答案,题目则用“读秀”搜索书籍,轻轻松松解决问题。我的工作,就是在搜索框里输入问题,答案就可以从结果中找出来,都不用自己费脑子想问题,而且自己想出来的还不一定正确呢。有新物质新东西不懂,或者具体到某一公式记不住,某一常数想不起来,某一具体历史事件不清楚,问度娘啊,问谷歌啊。想当初政治考研那些烂问题都可以在网上找到,我干嘛还要死记硬背啊,给我上网检索,七八十分太简单了。

既然这样,为什么我们还要思考问题呢,为什么还要记忆那些陈词滥调呢? 查看全文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